長治筋甲卡西酮的歷史與介紹

凱創檢測
489
文章
0
評論
2018年10月17日23:40:25長治筋甲卡西酮的歷史與介紹已關閉評論

長治筋甲卡西酮的歷史與介紹

山西毒品市場上流行的新型毒品“筋兒”主要成分是甲卡西酮。甲卡西酮和4-甲基甲卡西酮是兩種不同的新型毒品。查閱大量文獻發現,一些文獻錯誤地把甲卡西酮等同于4-甲基甲卡西酮,對山西某市新型毒品甲卡西酮的成分認識不清,不利于對新型毒品的有效治理。國內部分媒體也錯誤地夸大了新型毒品甲卡西酮的現實危害性,如把“筋兒”等同于“喪尸藥”來宣傳。

甲卡西酮(Methcathinone,MC),俗稱“筋兒”“土冰”,分子式:C10H13NO,屬于苯丙胺類興奮劑。1929年SaemdeBurnagaSanchez首次介紹了甲卡西酮及其合成,但當時并未發生濫用情況。直到2003年在以色列發現從植物阿拉伯茶(khat)中提取的物質,稱之為“Hagigat”,此后在歐洲各國出現的一系列濫用報道,甲卡西酮才重新走進人們的視線。2005年,我國將甲卡西酮列入一類精神藥品管理。4-甲基甲卡西酮(4-methylmethcathinone,4-MMC),俗稱“喵喵”“喪尸藥”“浴鹽”,分子式:C11H15NO,又稱甲基麻黃酮?;瘜W結構上與甲卡西酮的結構類似,但具有B-酮基,有興奮和致幻作用,其危害性遠大于甲卡西酮。在歐洲“浴鹽”主要成分為4-甲基甲卡西酮,呈現泛濫之勢,其社會危害性十分嚴重。2010年9月,我國將4-甲基甲卡西酮列入一類精神藥品管理。

國內許多地區有吸食“面兒”的風氣,“面兒”的成分就是咖啡因。一些不法分子將麻黃素摻到咖啡因里進行販賣,這種摻有麻黃素的毒品被當地人稱為“筋”。2010年當甲卡西酮首先在山西某市出現,“筋”的成份被更替成甲卡西酮,甲卡西酮就披著“筋”的外衣,成了頗受歡迎的“提神藥”,迅速蔓延泛濫。

長治筋甲卡西酮的歷史與介紹

自20世紀80年代開始,我國山西某市就有吸食“面兒”的陋習,主要是這里煤礦多,煤礦工人和大車司機因工作強度大為提神而吸食“面兒”。某市吸食“面兒”的陋習最早出現在黎城、潞城、壺關、平順等幾個縣的農村地區,后因“面兒”可提神、價格低、成癮性不強和危害有限等特征,吸食“面兒”的人群逐步擴大,吸食“面兒”的現象逐步蔓延到其他縣區。

在山西某市,“面兒”的販賣者為了獲得更多的利潤,開始往“面兒”中加入“筋”即麻黃素,分子式:C10H15NO。麻黃素是從麻黃草中提取的生物堿,故又稱“麻黃堿”,也可通過化學合成制成,有顯著的中樞興奮作用?!敖睢陛^原先的“面兒”更有口感,使原先吸食“面兒”群體的基數迅速增大?!敖睢钡某霈F也為甲卡西酮最先在山西某市出現提供可借“殼”的可能。

原先在某市吸食“面兒”的人群中,在吸食前一般都要加入麻黃素,目的是使吸食時口感更有勁。販賣者李某某用甲卡西酮來替代麻黃素,由于甲卡西酮在興奮、提神和成癮性方面比麻黃素更強。因此,加有甲卡西酮的“面兒”就披著“筋”的外衣,利用“面兒”和“筋”原有的銷售網絡,“筋兒”被大肆販賣并迅速占領某市毒品市場,甲卡西酮也成為吸食“面兒”的必備之物。

一是甲卡西酮是一種新型毒品,具有蒙蔽性。甲卡西酮最初出現在毒品消費市場時,警方并不知道“筋”的成分已經替換成甲卡西酮。直到2010年5月,部分案件通過刑事技術鑒定才知道是“筋”的成分由麻黃素變成了甲卡西酮。某市大多數吸食者當時并不知道甲卡西酮是毒品,具有成癮性和危害性。他們認為吸食的甲卡西酮就是原來的“面兒”,不是毒品,不會成癮,危害不大,加之口感更好,更有勁,許多吸食者就不知不覺地上了癮。同時,當地冰毒吸食者群體,在斷貨時也用甲卡西酮代替,結果發現這種新型毒品比冰毒還有效,于是也開始吸食甲卡西酮。

二是甲卡西酮成癮性強。調查發現最初接觸甲卡西酮的吸毒者,認為這類毒品只是比原來的咖啡因口感更好。但甲卡西酮成癮性極強,使吸食人無食欲,精神亢奮,甚至能夠使人長達三天三夜不睡覺,吸食后對人體中樞神經危害極大,一旦停用就會精神萎靡、渾身困乏,十分難受,戒斷反應明顯,所以吸食人員一旦接觸甲卡西酮后就很難戒掉。

三是甲卡西酮隱蔽性強。甲卡西酮可鼻吸、可口服,方式更為隱蔽,自然成為吸毒者和販毒者追逐的對象。

長治筋甲卡西酮的歷史與介紹

甲卡西酮作為新型毒品,容易合成,工具簡單,成本低,一些制毒分子在合成麻黃素過程中就可以生產出甲卡西酮。

市煤炭資源較為豐富,煤炭工人、煤炭運輸司機群體較為龐大,很多煤炭工人和大車司機靠吸食“筋兒”來提神,形成了龐大的吸毒群體。近年來,隨著城市化的快速推進,農民離開土地進城以后難以找到合適的就業崗位,使得某市各縣城閑散人員增多,部分農民為解決生計問題而從事高利潤的毒品販賣。

甲卡西酮之所以在某市迅速泛濫,這與當地具有大批吸食咖啡因的人群有關。原來吸食咖啡因的群體,大部分是拒絕海洛因和冰毒的,他們認為海洛因和冰毒是毒品,容易成癮。而咖啡因和“筋”不是毒品,吸食后不會成癮,危害不大。于是甲卡西酮在某市披著“筋”的外衣迅速蔓延并泛濫成災。

本文所介紹的甲卡西酮和“喪尸藥”是不一樣的,更不可能真的會出現咬人的情況,純粹無稽之談。如果想檢查親友是不是在吸甲卡西酮的話,就用甲卡西酮試紙測試,咨詢我們便是。